史上最强飞行员 第6章 我要飞歼-20

6我要飞歼-20

这一次定选所用的多功能转椅,真的比复选时的那种可怕多了,连续三组的测试都没有能够坚持到底的考生,全都半途而废,才做了一半甚至一半都没有就叫停,根本坚持不下去。

陈飞亲眼看见三个在复选时表现优异的考生,在这一轮的选拔中,才上去一会儿就败下阵来,脸色发白,全身直冒冷汗。

他还注意到另外一个事情,负责招飞的张恒,以及不知何时悄悄出现、藏在一个旮旯里偷看的中年军官,脸色都有些凝重,表情很是失望,因为截至目前,并没有他们期望看到的优秀飞行员苗子。

陈飞的揣测应该是对的,这一次的招飞,上级很可能有直接选拔培养一批高性能战斗机飞行员的想法,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从现役飞行员中选拔培养。

上级可能想从军校直接培养一批歼-20飞行员,因为要想和入侵者斗,二代机三代机都不行了,必须上五代机,但五代机的飞行员缺编严重,想要培养,以前的模式太漫长了,根本弥补不了战争的消耗,必须另辟蹊径。

但歼-20高机动高过载的特点决定了他的飞行员必须有非常强的前庭功能。

想到这儿,陈飞越发积极主动地帮助起了从转椅上下来的同学,要是能多捡到一些好东西,也许他也能入了上级领导的法眼,要是能被选入歼-20的培养队伍中,那......

“我要开歼20!”陈飞暗暗地对自己道。

可惜,每一个人身上他只能捡到一次前庭功能属性,增加有限,而且前面这几批考生前庭功能都很弱,掉下来的属性都不高,但不管怎么说,总是聊胜于无的,而且,涓涓细流,总可以汇集成河,一个人一个属性点,加起来就是好多了。

嘀!

一个转椅发出了响声,停止了转动。

参加监测的那个考生脸色发白地从转椅上下来,来到了外面,他依然脚步虚浮,踉踉跄跄,差一点就要摔倒。

不过这个考生算是比较厉害的了,至少坚持到了最后。

陈飞急忙拨开人群,赶紧搀扶住了对方。“同学,往这边走!”

那个考生本来想说一句谢谢,但才张嘴,呕的一声,差点吐了出来,他急忙捂住了嘴巴,硬生生把那种呕吐的感觉强行压了回去。

【你帮助了一个极度不适的同学,自动拾取了其掉落的前庭功能*2,你的空间平衡能力得到了加强,你的训练经验得到了丰富!你已经成为了一只小小的菜鸟!】

柔和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,陈飞听了,大喜过望,他已经是菜鸟了,那么想来,在这个考核中他应该是可以坚持到后面的阶段的。

安顿好了那个同学,陈飞急忙转身,这一批次的考核已经结束,下一批次的马上就要开始了!

他正要向前走去,忽然发现前面有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,看着他。

不是别人,正是李涵。

李涵的唇角噙着一个戏谑的弧度,他看着陈飞,嘲讽地问道:“你这么积极地表现,不会是盯上前三名的奖金了吧?”

陈飞一愣,回过神后,他笑着回答道:“我的确是盯上了奖金,不过不是前三名,而是第一名!”

嗯?

李涵瞳孔一缩,脸上的笑意刹那消失殆尽。

陈飞没再说话,只是侧身从他旁边走了过去。

他的确是想拿到第一名,这是他的野心,也是他的理想,他用不着遮遮掩掩!

男子汉大丈夫,光明磊落,他要什么就是要什么,没什么不好意思的!

哪怕他最终会失败,他也要勇敢的说出来。

一个人首先要有勇气去想,连想都不敢想的人,永远只会一事无成!

敢想敢做!

首先要敢想!

然后才是敢做!

听了陈飞的话,李涵的脸沉了下来,当陈飞从他旁边经过时,他冷笑道:“第一名?真有志气!不过陈飞,做好事是没用的,部队里凭的是本事,不是好心!”

陈飞笑笑,懒得回答。

他一如既往地帮助着大家。

他的行为非常另类,一下就吸引住了正在偷偷观察的那个中年军官。

“那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?”他问张恒。

“陈飞,高考估分600分左右,比较靠后,资料上显示,他复选时的成绩很一般,也没有比较优势的科目,不过让人意想不到的是,之前的体能考核他拿了9分。”

“满分?”中年军官一愣。

“对!”张恒点头:“比李涵都要好,很出乎我们的意料。”

“今年的体能考核你们不是增加难度了吗?”中年军官又问。

“的确是增加了,而且考核之前我们还玩了一个小花招,让他们跑了三圈,消耗了他们很多体力,不过陈飞还是拿了满分,也是唯一的一个满分。”

中年军官点了点头,体能考核满分不容易,不过......这毕竟是飞行员招考,体能......只能是一个参考,其他环节的选拔才是最重要的!

“不知道这个陈飞在多功能转椅上表现会怎么样,会不会比他们好一点?”中年军官自言自语地说。

“估计不会太好。”张恒回答:“复选的时候,他的转椅考核表现就很一般,首长,你知道的,前庭功能这种东西都是天生的,后天再怎么训练都很难有质的改变,更何况他们这些学生,都不可能受过专业的前庭功能增强训练呢。”

听了张恒的话,中年军官轻轻叹了一声,满脸的失望。

这时,张恒说道:“首长,相比较而言,我还是看好李涵,他在多功能转椅上的表现很可能会超出我们的期望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希望还是很大的,李涵在复选时,转椅的成绩是这一批人中最优秀的,另外,他是飞行员家庭出身,他父亲以前当过飞行员,退役后开了飞行学校,所以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触这方面的东西了,相对而言,他应该是比较好的那一个了。”

中年军官点了点头。

看来只能把希望放在李涵身上了。

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的,就轮到陈飞了。

“下一组,陈飞,赵和宇,李涵!”考官拿着点名册出来,大声点名。

“到!”陈飞答应了一声,一步跨出。

其他两个队员也都走了出来。

“你们跟我来。”考官朝三个人看了一眼,说道。

三个人跟着考官进入了检测室。

准备工作很快完成。

工作人员来到三个人面前,做最后一次通报:“再说一遍,一旦你们感觉到坚持不下去了,就喊一声,当然,如果我们发现你的数据太过异常,我们也会停止测试,好吧......大家还有别的问题吗?”

“没有!”

“没有!”

陈飞和另外那个同学相继回答。

“你呢,李涵?”工作人员问李涵。

李涵笑了笑道:“我也没有问题。”

“好吧,既然都没有问题了,那就开始!祝你们好运!”

陈飞的眼前一片漆黑,他的双眼被蒙了起来。

“我一定要战胜李涵,拿到第一!”他默默地在心里道。

他要争第一,不仅仅是总分第一,而是每一个科目都是第一,这一个多功能转椅他也想拿第一!

只有所有科目都拿第一,他才能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,他才能进入空军航空大学的实验班,他才能直接成为歼-20的飞行员!

加油陈飞,你一定可以的!

他暗暗给自己打气。

考核很快开始。

嘀——

声音响起。

转椅开始转动。

转椅先是以 10个单位的旋转角加速度顺时针加速至 180的角速度。

转椅一动,陈飞就觉得身体一下悬空,踏实的感觉一下消失得干干净净,本能的,一种不安和惊恐的感觉就从心底升腾了起来,与此相对应的,是心跳开始加速,血液的流动一下迅猛了起来。

那感觉有点像坐过山车,但也不是很像,怪怪的,反正很不舒服。

很快,第二次倾斜运动开始了,这一次,速度更快,倾斜更严重,所以陈飞身体的反应也更加剧烈起来,心跳更快,呼吸也更加急促了起来。

除了这些本能的变化外,前庭的反应也开始出现了,但还好,比较轻微。

转椅一圈又是一圈,速度越来越快。

转椅里的人很快开始出现了剧烈反应,有人出现了干呕,有人冷汗直冒!

陈飞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反应。

张恒说得没错,这种应激反应是本能,是天生的,谁也改变不了。

陈飞之前通过系统的改造,前庭功能强了很多,对转椅的适应能力强了不少,但此时的状态毕竟是不正常的,身体必然要有反应,所以,他的心跳快了不少,血压也高了很多,而且,手心开始冒汗。

更加让人不安的是,他的双眼被蒙着,什么也看不到,他不知道自己此时达到了什么水平,也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是否让那些考官满意,更不知道他有没有合格,所以心中渐渐紧张。

他的脑海里一片平静,什么声音也没有响起,所以,旁边的那两个考生都一直在坚持着,没有人放弃,渐渐的,他有些不安了起来。

他想拿第一,非常想,这个科目的第一他也想,可是直到现在,与他一起参加考核的那两个家伙,无论是李涵还是赵和宇竟然都没有停止,都还在坚持,可是陈飞已经感觉自己很不舒服了,再这样下去,他还能超过李涵和赵和宇吗?

他暗暗焦躁。

很快,呕的一下,他干呕了起来,胃部开始出现不舒服的状态。

但他咬紧了牙关,忍住了!

不能吐出来!

一定不能吐出来!

他暗暗告诫自己,一旦吐出来,所有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,到时候不要说第一名了,就是能不能考上空军航空大学都还是一个问题!

加油,陈飞,你一定可以的!

这般给自己打气了一番,陈飞心中的焦躁和不适才又减轻了一点。

但转椅越来越猛了!

陈飞胃部的那种不适再次变得更强!

而且,全身开始冒冷汗,惊恐的感觉也如潮水一般,一波又是一波!

还好,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之际,脑海里,柔和的声音响起:【你打败了一个非常强大的对手,使其掉落前庭功能*4,抗眩晕经验*8,你自动拾取,你的前庭功能得到了加强,你的抗眩晕经验得到了丰富!】

此时,监测中心,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军官忽然咦了一声。

“怎么了?”张恒问。

“首长,你看......”那个女军官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一组数据:“陈飞的心率竟然开始下降,血压也在下降,胃电图也在好转......”

什么?

张恒大吃一惊。

此时,转椅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最高,马上就要开始减速了,这个时候,考生身体承受到的压力也达到了极限,很多人的心率和血压都会飙到一个恐怖的水平,可是陈飞的数据怎么反而下降了呢?

“首长,这说明陈飞已经适应了这种状态,他的身体开始了自行调整,而且,调整非常成功,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放松了......首长,这可是天生的飞行员啊,天赋最好的那种,刚开始,他的条件好像不怎么样,可是遇到了这种极端状态后,他的身体却能迅速适应,迅速调整,首长,这不正是你一直在找的那种好苗子吗?”

张恒两眼发光,他死死地盯着几个电脑屏幕,顿了顿,他道:“不要停止,再把角速度升高一些,继续测量。”

“把角速度升高?”那个女军官一怔,随后不确定地道:“首长,那会不会太高了,那样的话,那可就不是选拔飞行员了,而是选拔航天员?”

“试试!如果不行,再停止。”

“好的首长。”

于是,才刚刚适应过来一点儿的陈飞再次感觉到了天旋地转。

呕——

他刹那反胃,差点吐了出来,还好他反应很快,及时咬紧了牙关。

胃部的反应被控制住了,但身上的冷汗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,唰唰唰的从身上冒了出来,只一会儿,他就要虚脱了,快要崩溃。

监测中心。

那个女军官担忧的道:“首长,他快不行了!”

此时,不但陈飞不行了,李涵也已经崩溃。

李涵的转椅已经被停了下来。

张恒正要叫停。

但就在这时,那个女军官又咦了一声:“怎么回事?他的血压怎么又降了呢?心率也在下降,胃电图也在调整,不是吧?他难道又适应这种状态了?天哪,这个陈飞——简直就是天生的宇航员啊!”

张恒也看得两眼发光,他先指示女军官继续监测,随后拿起对讲机激动地道:“首长,快来,首长,快过来,我们发现一个天才飞行员了!”